幸运农场

傳承文化遺產,讓活文物生生不息_財經_幸運農場

2019-03-16 07:44 幸運農場

本報記者 李司坤


作為國家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瀘州老窖酒傳統釀制技藝傳承至今已有近700年歷史。但與眾多“非遺”面臨“傳承危機”不同,瀘州老窖保持著越來越旺盛的生命力,在國內白酒市場中的份額名列前茅。面對風云變化的白酒市場,瀘州老窖如何不斷進行自我革新?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幸運農場》對全國人大代表、瀘州老窖酒傳統釀制技藝第23代傳承人曾娜進行了專訪。
幸運農場: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加強文物保護利用和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在這方面瀘州老窖有哪些經驗分享?
曾娜:瀘州老窖是在明清的36家古老釀酒作坊群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國有大型骨干釀酒企業。瀘州老窖擁有物質和非物質雙國寶的文化遺產。物質文化遺產是始建于公元1573年的1573國寶窖池群,至今已連續使用了446年。連續使用非常重要,因為對于窖池而言,一旦停歇,里面的微生物就逐漸消亡了,窖池就只能是一個死窖池,就沒有活力了。 非物質文化遺產就是瀘州老窖的傳統釀制技藝,至今已經傳承了695年,歷經23代人的傳承。這不僅是我們企業,也是中國白酒行業和國家共同的財富。
上世紀90年代,我們在釀酒車間進行基建時,發掘出大量唐宋古瓷窯址和器物,其中盛酒器物占了很大部分。 歷經數百年,這些釀酒作坊及作坊內的釀酒窖池,仍然是在原址進行釀酒生產。為了更好地保護,當時公司將窖池所在的核心區域劃為重點保護區,于1995年投資1000多萬元,對窖池及周邊釀酒區域進行修補。隨后再次投資修建瀘州老窖的酒史陳列館。
在非遺傳承方面,瀘州老窖的傳統釀制技藝一直是通過師徒間的口傳心悟來傳承的。新中國成立后,國家及瀘州老窖多次組織了對瀘州老窖酒傳統釀制技藝的研究整理工作,并制定了瀘州老窖大曲酒綜合操作法,形成了當時全國獨有的研究濃香型白酒記憶的科學體系。這套體系和經驗至今仍然被全國各酒廠沿用。
幸運農場:年輕化、時尚化是國內白酒市場的一個趨勢。針對年輕人這一市場群體,瀘州老窖有怎樣的布局規劃?
曾娜:白酒的年輕化、時尚化確實成為行業的一個趨勢,這將極大推動白酒行業不斷創新求變。在此方面,我們推出了口感豐富的中式現調雞尾酒,以及“桃花醉”。在“桃花醉”的營銷策略上,我們植入了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元素。2018年,我們在行業內首創了國窖1573冰joys快閃店,廣邀年輕消費者到店中體驗白酒的冰飲和中式雞尾酒。未來,瀘州老窖將進一步布局年輕人市場,為優秀的中國白酒文化注入時代活力。
幸運農場:四川省還有一些貧困地區,作為四川企業如何助力精準脫貧?
曾娜:作為四川南部的國有釀酒企業,瀘州老窖始終秉承天地同樣、人間共生的企業理念,相繼在四川省的兩個國家級深度貧困地區幫扶了3個貧困縣、11個貧困村,其中精準扶貧兩個村。2015年以來,我們募集幫扶資金1億多元,專門用于精準脫貧工作,在產業發展、基礎建設、教育衛生等扶貧重點項目進行全力攻堅。在產業幫扶中,主要從發展農戶的造血功能入手。比如在瀘州市的古藺縣向陽村,我們結合當地的地理環境、氣候以及農戶實際的情況,制定了“山上種植一批核桃,林下養殖一批土雞,草上放養一批肉牛,田里種植一批優質水稻,水稻中養一批白水魚,土里種一批高山綠色蔬菜”的“六個一批”生態農業發展的方案。
通過這些幫扶活動,公司在產業幫扶方面積累了一些經驗,也發現了一些問題。對此我們提出兩個建議。一是,產業發展要因地制宜,宜農則農、宜林則林、宜游則游。必須結合當地特點和農戶文化程度來決定是小農戶分散養殖還是規模化發展,不能一味地倡導走規模化的道路。第二,實現差異競爭,錯位發展。實施貧困村“一村一品”的產業推進行動,扶持建設一批貧困人口參與度高的特色農業基地。特別是在養殖方面,因為現在農副產品價格波動較大,有時會影響農戶的養殖積極性。這方面更要充分發揮政府的宏觀指導作用,進行統籌發展。▲

責編:田剛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幸運農場》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推薦閱讀